• <ol id="nhmiy"></ol>

    <optgroup id="nhmiy"><li id="nhmiy"><del id="nhmiy"></del></li></optgroup>
  • <span id="nhmiy"><sup id="nhmiy"></sup></span>

        <track id="nhmiy"></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成果 > 分析觀察

        專訪COP26中國代表團隨團專家:大會基本完成了既定任務

        來源:新京報     時間:2021-11-17

        11月13日,為期兩周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在英國格拉斯哥落下帷幕。經各方談判,大會就《巴黎協定》實施細則等核心問題達成共識,開啟了國際社會全面應對氣候變化的新征程。

        此次COP26是否完成了既定的任務?發展中國家關切的資金、技術、能力建設支持等問題是否取得進展?中美達成強化氣候行動聯合宣言,有著什么樣的意義?就這些問題,新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代表團隨團專家、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徐華清。他曾被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授予2007年諾貝爾和平獎的貢獻獎,2000年起參加中國政府氣候變化談判代表團談判及專家組工作。

         

        力爭實現控溫1.5℃目標,要公正轉型避免“一刀切”

        新京報:原定于12日閉幕的COP26為何會進入“加時賽”階段?
         
        徐華清:COP26是《巴黎協定》進入實施階段后召開的首次締約方會議,也是疫情發生以來氣候多邊進程召開的首次締約方大會,受到各方高度關注。盡管大會進入“加時賽”階段,但磋商談判總體比較平穩,各方總體認同需要平衡地體現各方觀點,并盡可能就分歧事項提出折中方案。

        當時,各方對大會一號決定文本草案涉及的適應、適應融資、減緩、技術轉讓和能力建設、損失和損害等部分焦點問題,磋商中仍缺乏足夠的共識,在第六條、共同時間框架、透明度和資金等議題談判上也存在一定的分歧,包括國際社會普遍關注的全球長期溫控目標、發達國家兌現1000億美元的出資承諾以及盡快退煤等熱點問題。

        新京報:參會方在哪些問題上達成了共識?

        徐華清:經過各方共同努力,COP26最終完成了《巴黎協定》實施細則,包括市場機制、透明度和國家自主貢獻共同時間框架等議題的遺留問題談判。COP26還在發展中國家普遍關心的適應、資金等議題上取得了積極進展。

        在資金方面,各方同意將長期資金議程延續至2027年,發達國家將繼續現有義務至2025年,并于2024年完成2025年后新資金量化目標的成果,同時就資金機制、資金預測雙年報和資金透明度等也做出了一系列積極的后續工作安排,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資金的透明性和可預測性。

        在適應方面,此次大會就發展中國家最為關心的全球適應目標問題做出了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決定建立并立刻啟動“格拉斯哥-沙姆沙伊赫全球適應目標兩年工作計劃”,以落實《巴黎協定》關于實現全球適應目標的要求并提高各方關于全球適應目標的理解。

        新京報:有些國家提出本世紀末將全球升溫控制目標定在1.5℃,對此你怎么看?

        徐華清:《巴黎協定》是全球氣候治理多邊進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巴黎協定》不僅基于科學、基于規則,也展現了最大的包容性、可達性,協定提出的“在本世紀末將全球溫度升幅與工業革命前相比控制在2℃以內、并力爭控制在1.5℃之內”的目標,是現實的,也是符合實際的。這個目標不僅在《巴黎協定》中有表述,在《中美應對氣候危機聯合聲明》《第二次中歐環境與氣候高層對話聯合新聞公報》《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羅馬峰會宣言》等重要文件中都有相關表述,是各方的基本共識。

        應該看到,《巴黎協定》提出的是全球整體目標,而國別目標的確定則需要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確定的國際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的基本原則,包括公平、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和各自能力原則,考慮不同國情,做出“各自最大的努力”。實現《巴黎協定》確定的長期目標,首先要求發達國家在深度減排上作出表率,這是早日實現全球凈零排放的關鍵,而國際社會實現雄心的關鍵,則在于各國采取有力度的具體行動,而非空洞口號。

        實現《巴黎協定》提出的力爭升溫控制在1.5℃目標,不僅需要國際社會進一步強化政治互信,公正轉型,避免“一刀切”,不斷提高能力和透明度,形成團結合作的制度安排,更需要各方、尤其是發達國家拿出清晰的轉型路徑,調動足夠的資金,建立科學合理公平的碳市場機制,加速低碳零碳負碳技術創新。

        中國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不僅體現了中國作為負責任發展中大國的最大雄心和力度,也意味著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將用歷史上最短的時間完成全球碳排放強度最大降幅,必將為實現《巴黎協定》確定的目標作出更大努力和貢獻。

        亟需盡快研究制定全球長期適應目標

        新京報:COP26閉幕,近200個國家簽署了《格拉斯哥氣候公約》,這個公約有哪些亮點?
         
        徐華清:《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第二十六次締約方大會(COP26)、《京都議定書》締約方會議(CMP)以及《巴黎協定》締約方會議(CMA)于11月13日在英國格拉斯哥閉幕。經過艱苦談判,各方就《巴黎協定》全面實施的碳市場和透明度等關鍵議題達成一致,并就氣候適應、減緩和資金等三方面重要內容達成協議。

        主要有以下幾個亮點:一是在氣候適應方面,各締約方制定了一項工作計劃,以明確全球適應目標,確定各國應對氣候危機的集體需求和方案。二是在氣候減緩方面,各締約方同意,為縮小與排放目標間的持續差距,確保全球在10年內繼續進步,為了將平均氣溫上升幅度限制在1.5℃以內而努力。三是在氣候資金方面,各方一致認為需要繼續增加對發展中國家的支持,重申了履行發達國家每年向發展中國家動員1000億美元承諾的義務,并啟動了設定新的全球氣候資金目標的程序。聯合國氣候變化執行秘書長帕特里夏·埃斯皮諾薩表示,各締約方最終形成了《巴黎協定》實施細則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這意味著《巴黎協定》可以在現在和將來充分發揮作用,惠及所有人。


        新京報:你認為此次COP26是否完成了既定的任務?發展中國家關切的資金、技術、能力建設支持等問題是否取得進展?

        徐華清:COP26是《巴黎協定》進入實施階段后召開的首次會議,基本完成了既定任務。中方認為此次大會首先應當發出堅定維護多邊主義、尊重多邊規則的強有力政治信號,各方要落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和《巴黎協定》確立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等原則和“國家自主決定貢獻”制度安排,在尊重在不同國情的基礎上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作出貢獻,這些主張也在會場上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

        中方期待的與各方一道在本次大會就如下任務也取得了積極的進展:一是完成《巴黎協定》實施細則談判。二是在長期以來發展中國家高度關切的資金、技術、能力建設支持等問題上取得有效進展。三是要在本次大會上突出“落實”。積極倡導各方切實落實目標,將目標轉化為落實的政策、措施和具體行動,避免把提出目標或提高目標變成空喊口號或差別化指責。

        COP26依然存在一些遺憾,需要國際社會共同努力:一是關于資金問題,這是發展中國家的核心關切,事關氣候多邊進程政治互信,相信這一問題的解決將為大會取得成功提供關鍵推動力。需要國際社會能夠傾聽發展中國家呼聲,共同敦促發達國家在COP26切實兌現2020年前每年1000億美元的出資承諾,進一步大幅提高資金支持力度,以便與發展中國家氣候行動力度相匹配,并平衡分配適應和減緩資金。發達國家目前提出的擬向發展中國家在后續幾年提供的資金支持離其承諾的每年1000億美元還有較大差距,在公共資金和可量化的資金可預測性上,談判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二是關于適應問題,發展中國家普遍強調要強化對適應的關注和支持。需要盡快就制定全球適應目標作出安排,并進一步明確適應資金應以公共資金為主,主要用于幫助發展中國家進行災后重建,提高氣候韌性。發達國家目前對全球適應目標態度持續消極,仍然反對為其設立正式談判議題,并不愿意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支持。

        新京報:制定全球適應目標有哪些難度?各方如何開展適應合作?

        徐華清:適應氣候變化確實是發展中國家最為直接和迫切的需求,這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由于生態環境、產業結構和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等方面的原因,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普遍較弱,比發達國家更易受到氣候變化的不利影響。

        發展中國家締約方一直積極推動,并呼吁盡快啟動為期兩年的關于全球氣候適應目標的綜合工作方案。全球持續升溫,極端氣候和天氣事件將進一步加劇,可能產生的影響、威脅、風險也將隨著不同國家的適應能力和適應水平相差巨大。

        因此,亟需基于現有最佳科學和發展中國家締約方的優先事項和需要,基于最脆弱國家氣候適應行動和重點工作的理解和實施,基于科學和風險管控的基本要求,并在進一步加強氣候變化對全球、區域和地方的影響、應對方案和氣候適應所需條件研究基礎上,盡快研究制定全球長期適應目標,并加強對最不發達國家、小島嶼國家等脆弱地區適應行動和支持,包括融資、能力建設和技術轉讓,以提高適應能力,加強彈性,減少對氣候變化的脆弱性。

        為有效推進適應領域的國家合作,我們認為需要進一步敦促發達國家締約方為支持氣候適應,快速和大幅度提高資金投入、技術轉讓和能力建設,以響應發展中國家締約方的需要,努力確保發達國家締約方在2025年之前,向發展中國家締約方提供高于目前水平一倍以上的適應氣候變化的共同資金,以為平衡減排和氣候適應提供更多資金。同時呼吁多邊開發銀行、其他金融機構和私營部門加強資金調動,為實現氣候計劃,特別是適應行動提供必要的資源。

        為推動形成包容、平衡的談判成果貢獻中國方案

        新京報:在COP26取得的成果中,中方發揮了什么作用?

        徐華清:我認為,中方為COP26成功發揮了積極、建設性的獨特作用,主要表現為四個方面:一是習近平主席書面致辭為全球氣候治理貢獻了中國智慧。習近平主席提出三點建議:第一,維護多邊共識。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多邊主義是良方?!堵摵蠂鴼夂蜃兓蚣芄s》及其《巴黎協定》,是國際社會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的基本法律遵循。各方應該在已有共識基礎上,增強互信,加強合作,確保格拉斯哥大會取得成功。第二,聚焦務實行動。行動,愿景才能變為現實。各方應該重信守諾,制定切實可行的目標和愿景,并根據國情盡己所能,推動應對氣候變化舉措落地實施。發達國家不僅自己要做得更多,還要為發展中國家做得更好提供支持。第三,加速綠色轉型。要以科技創新為驅動,推進能源資源、產業結構、消費結構轉型升級,推動經濟社會綠色發展,探索發展和保護相協同的新路徑。而且明確各方應該在已有共識基礎上,增強互信,加強合作,為確保格拉斯哥大會取得成功指明了方向。

        二是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COP26。會前在各種雙邊活動中,中方一直主張COP26大會首先應當發出堅定維護多邊主義、尊重多邊規則的強有力政治信號,各方要落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和《巴黎協定》確立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等原則和“國家自主決定貢獻”制度安排,在尊重不同國情的基礎上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作出貢獻。中方也一直認為發達國家應切實履行自身義務,加大氣候資金支持力度,設立更有雄心的氣候資金目標,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充足、可預測、可持續的資金支持,發達國家應盡快填補2020年前每年1000億美元的氣候資金承諾缺口、切實兌現承諾,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擴大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氣候資金的規模,確保支持力度與發展中國家行動力度相匹配,同時持續提高氣候資金的透明度和可預見性,為維護發展中國家權益作出積極的貢獻。

        三是中美發布聯合宣言為大會進程注入動力。11月10日,中美在大會期間發布《關于在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格拉斯哥聯合宣言》,宣言指出,中美兩國將在應對氣候變化領域開展深度務實合作,向國際社會釋放了強有力的積極信號,呼吁各方提高氣候行動力度、加強國際合作、攜手全面有效落實《公約》和《巴黎協定》的目標和精神?!陡窭垢缧浴返陌l布積極建設性地推動了大會進程,為彌合各方分歧、擴大共同立場注入了動力。

        四是中國代表團勇于擔當、迎難而上。在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代表團顧問解振華和生態環境部副部長、代表團團長趙英民的領導下,代表團全面參與《巴黎協定》第六條、透明度、國家自主貢獻共同時間框架、適應、資金、林業等議題談判磋商工作,并結合中方自身實踐經驗、充分考慮不同國家和集團的立場差異和實際需求,推動各方展現建設性和靈活性,立足各方共識最大公約數,與各方一道尋求可行的解決方案,為推動形成包容、平衡的談判成果貢獻了中國方案。

        新京報:中美兩國碳排放量合起來占全球43%。COP26期間,中美達成強化氣候行動聯合宣言,有著什么樣的意義?

        徐華清:今年以來,中美氣候特使按照兩國元首通話精神和指示,就氣候變化問題舉行了密集的對話磋商?!蛾P于在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格拉斯哥聯合宣言》是雙方坦誠交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積極擴大共識的產物,這也再次表明,中美可以在國際重大問題上進行合作,中美合作可以辦成很多有利于兩國和世界人民的大事,為多邊進程注入正能量。

        本次聯合宣言在今年4月上?!吨忻缿獙夂蛭C聯合聲明》以及9月天津會談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中美雙方開展各自國內行動、促進雙邊合作、推動多邊進程的具體舉措。雙方贊賞迄今為止開展的工作,承諾繼續共同努力,并與各方一道,加強《巴黎協定》的實施。雙方將根據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和各自能力原則、考慮各自國情,采取強化的氣候行動,有效應對氣候危機。雙方同意建立“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工作組”,推動兩國氣候變化合作和多邊進程。

        宣言值得關注的主要有四點:一是雙方重申了《巴黎協定》確定的低于2℃以內、并力爭1.5℃的溫升控制目標,并在《巴黎協定》框架下采取21世紀20年代提高力度的強化氣候行動,以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加強協定的實施。

        二是雙方商定將攜手并與各方一道推動格拉斯哥大會取得成功,在減緩、適應、支持方面達到平衡、有力度、包容性的成果,體現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考慮不同國情,雙方在《巴黎協定》溫控目標、自主貢獻、全球適應目標、資金等問題上形成了一些共識,將合作并與其他各方一道,在本次大會上完成《巴黎協定》實施細則的談判,特別是第六條全球碳市場交易機制及透明度等問題。

        三是雙方提出了落實4月上海聯合聲明提出的相關行動與合作任務,決定在清潔電力和煤炭、甲烷、停止非法毀林等領域開展具體的行動與合作。

        四是雙方決定推動中美氣候變化合作機制化、具體化、務實化,計劃建立關于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工作組,繼續開展技術和政策交流,促進地方政府、企業、智庫和學術界的參與,并評估4月上海聯合聲明和本聯合宣言的實施。

        新京報:COP26結束后,中國還將采取哪些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積極建設性參與全球氣候治理?

        徐華清:近期,中國發布了《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和《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還將陸續發布能源、工業、建筑、交通等重點領域和煤炭、電力、鋼鐵、水泥等重點行業的實施方案,出臺科技、碳匯、財稅、金融等保障措施,形成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明確時間表、路線圖、施工圖,這些重要政策性文件和行動方案,為國內應對氣候變化工作明確重點任務和工作。

        《意見》明確了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時間表、路線圖,圍繞“十四五”時期以及2030年前、2060年前兩個重要時間節點,提出了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經濟體系、提升能源利用效率、提高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水平、提升生態系統碳匯能力等五個方面主要目標。

        中國將不斷加強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中國愿在《公約》及其《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框架下與各國開展應對氣候變化合作。同時強化應對氣候變化國際科技和產業合作。中國將在可再生能源、氫能、智能電網和儲能、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循環經濟、低碳交通和智慧城市、氣候變化影響和風險評估等方面推動實現技術突破,支撐綠色低碳轉型。

        中國將在力所能及范圍內,與其他發展中國家開展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共同提升應對氣候變化能力。將深入推動“一帶一路”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堅持綠色低碳發展,打造“綠色絲綢之路”,為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匯聚更多力量。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世輝

        【字體: 】 【 打印】 【 關閉
        【相關報道】
        網站地圖 | 訪問分析 | 免責聲明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 ? 2013 版權所有 京ICP 備1302092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5806號


        午夜成人影院h在线播放,草莓 丝瓜 向日葵 18岁聚合,儿子你的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午夜dj视频在线观看hd